柿子酒诞生记丨文化篇:“柿”若无物,怎可成佛?

柿树为佛,佛法众生
 
  被誉为中国当代文坛“鬼才”的著名作家贾平凹在《树佛》中写道:“我称柿树为佛,是树嫁接了结果,如女子成熟少妇乃渐入渐老之境。”作为土生土长的陕西人,贾老对柿子树以及柿子再熟悉不过。柿子原产地在中国,栽培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而陕西也是全国极富盛名的柿子主产地,盛产多个品种,例如:泾阳、三原的鸡心黄柿,富平的尖柿,临潼的火晶柿,华县的陆柿,彬县的尖顶柿,乾县、礼泉、永寿一带的火柿。这种普遍生长在沟壑纵横间、山峁沟梁上、农家房前屋后的树种,在作家眼中,究竟是如何与佛联系起来的呢?
 
 
  佛,慈眉善目,虚怀若谷;佛,法力无边,苦渡众生。在贾老笔下,“树而为佛,树毕竟有树的天性,它爱过风流,也极够浪漫,以有弹性的枝和柔长的叶取悦于世。但风的扶摸使它受尽了方向不定的轻薄,鸟的殷勤使它难熬了琐碎饶舌的嚣烦。北方旱水,北方不宜桃李。要经见日月运转四季替换,要向往高天听苍鹰鸣唤,长长的不被理解的孤独使柿树饱尝了苦难,苦难中终于成熟,成熟则为佛。佛是一种和涵,和涵是执着的极致,佛是一种平静,平静是激烈的大限,荒寂和冷漠使佛有了一双宽容温柔的慈眉善眼,微笑永远启动在嘴边。”细细研读,竟将柿树的气节和盘托出,也将柿树为佛的缘由娓娓道来。而这种气节,何尝不是陕西人的缩影与化身呢?
 

 
陕西物华天宝   柿树千年树人
  柿子古来即被文人大家所赞美。梁简文帝有诗云:“悬霜照采,凌冬挺润,甘清玉露,味重金液”,唐代诗人刘禹锡更借“本因遗采掇,翻自保天年”来扬柿子之美,明内心之志。
  柿树树大根深,根系十分强大,枝干曲折延伸,恰如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,几千年积淀,文化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;柿树耐寒耐旱,经受约零下18度的严寒,生长在山梁沟壑间,土壤贫瘠,无论自然环境多么恶劣,无论遭受多少冷遇,柿树始终顽强生长,不正如饱经风霜与苦难却屹立不倒、乐观向上的陕西人吗?
 
 

 
  柿树寿命长,可以存活100多年,不正是陕西乃至华夏大地追求的福寿文化吗?百岁老人令人羡慕推崇,福寿文化更是源远流长;柿子树形优美,枝繁叶大,冠覆如盖,荫质优良,入秋部分叶红,果实似火,在园林景观打造中观赏价值高,而树皮、树根、柿蒂、柿霜、柿叶均可入药,柿果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。从柿子树这些外在的美和内在的营养及药用价值来看,不正是陕西人所注重的内外兼修吗?很少有哪一个树种能有柿子树这般的特点,浑身皆为宝,它如秀外慧中的女子般婀娜,也如阳刚矫健的男子般刚毅,更像一位耄耋老人般智慧。
 
 
  柿树更新和成枝能力很强,而且更新的枝干结果也快,不正如陕西的发展历程吗?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,不断推陈出新,创新发展,一个个国家级重点项目落户西安,一个个经济新区拨地而起,今日的陕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这种变化离不开继承与发扬,更离不开创新与进步!
 
 

400-853-6099 / 029-89560528
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六路46号蓝溪控股